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拐子凤的博客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不起,我是灭绝师太  

2008-06-15 21:13:59|  分类: 心情驿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前几天,翘在博上还提到并盛赞老姐我,而且给俺下了断语——绝非人们想象中的灭绝师太。

近几年来,不时有过去的同学“不辞劳苦”找到我。这些同学有的不是一届的,有的不是一班的,同班的也有,也是以前走的不近的,甚至见面不大招呼的。(老同学中凡是处得亲密的朋友,虽不常联系,但皆保存有联系方式。)

找到我后,他们总是会说,找我是多么的不容易(那意思有了这样的先决条件,我就不能拂了他们的任何意思),然后提出一些很奇怪的要求。

一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让我去查分,问与高考相关的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。就这个问题,我问过三三,即便我去查,招办的人也会让我们等网上公布,并不能早一些查出来呀,而且那些问题网上已经做了非常详全的说明,为什么不能自己去看呢。三三也颇有同感,他每年都会被大量的类似问题困惑着。

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给我一些钱,他们开的班要打上我的名字。

三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我“找”几位教授帮助他们办班。

这些人对我的态度很有意思,我知道,一旦拒绝,他们就会到处说我是如何地忘本,如何地不念老同学的旧情,等等。

不过,对不起,我是灭绝师太,(这个时候我非常感谢社会上这些颇有歧视意味的称呼),我也是东方不败。因此,我常常令我的“同学们”受伤。

 

我直接告诉他们:凡是关于高考的事情,请不要跟我说,因为我的工作与之沾不上一点关系,也请绝对不要挂我的名办班,我不收这个钱。我们学院也没有教授会为了高考辅导颠颠跑出去,一般参与高考辅导的都是研究生或是毕业了的本科生。

我说的都是实话,可是别人却想不明白啊,隔了一天才发了条信息来(估计是郁闷良久):费了不小力气才查到你的电话号码,其实也没有想到立马就能得到许多帮助,有时候仅仅是一种荣耀,一种和他人吹牛的亮点,当然对你们来说有一些还很落后的人来认同学会很没面子。打扰你休息了。

果不其然,幸亏与同学之间没有陈世美一说。我也回了:我说的都是大实话,因为也不止你一人来问高考方面的事情,真的接触不到这一块。虽然有时没课,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多,所以,不能花时间在人情世故上周旋了,只能实话实说,别人不理解也没法子,真的没有精力。

 

还有一个人倒没问我什么事情,很奇怪的:

某电话来,夸夸其谈,自得其乐的当儿,我打断他:

请问你是谁?找我有什么事?

他突然很激动,大声警告:我告诉你啊,我是你同学,不是你学生!

然后继续很高兴地东拉西扯。

我不客气地说:你必须先说你是谁,找我什么事情,否则我挂了。

他:那算了。

后来此人又不断发些莫名短信,我才知道是一个低我一届的校友。

 

某:我打听了好多年才打听到你的消息,我问过好几个女生,她们居然不肯说。现在我知道了,原来她们是嫉妒你。

我莫名,嫉妒我什么?嫉妒有男人查我电话号码?

 

某短信来:我下午和你们院长谈点事,很快就好,你有时间吗,我们见见。

我问:哪位?

他:某。

我答:对不起,我没有时间。

这是同一个人,为了见我把院长都搬出来了,我呢,冷眼看着他耍把戏。对不起,灭绝师太我连上当的时间都没有。哈哈。

 

这些人本来就与我无甚交往,即便是朋友,不知道是谁玷污了朋友的情分。

好在,我的朋友们都是重情义的性情中人。也!不管他了,反正我是灭绝师太!

 

拐家的葫芦苗长大了,夏天准备让它们爬满天井,遮阳,傍晚坐在葫芦架下看着圆滚滚的葫芦娃们纳凉,嘎嘎~

这两个丑灯笼是进宅第一年春节临时找来挂上的,我让猪拆了一年多,他磨蹭着到现在还没卸下来,落满了灰。

《福禄满园图》

荷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